2008年后台湾新闻自由度每况愈下,甚至退步20年,到底发生

整理:郑博名

7月23日,因採访反课纲学生抗争遭逮捕的三位台籍记者,意外成为抗争诉求的另一焦点。警方对记者进行管束,限制採访、拍摄、通讯、甚至是人身自由,皆让侵害台湾新闻自由的争议再度跃上媒体版面。

1947年,台湾发生二二八事件。两年后,台湾省政府主席陈诚实施戒严,宣布「戒严期间,由戒严地域最高司令掌管行政事务及司法事务」,并限制人民自由与基本人权,包括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等权力,意即党禁与报禁。尔后,警备总部便成了检查、取缔、箝制新闻自由的机关,直到1988年报禁解除为止。

然而报禁解除,台湾的新闻自由依旧风雨飘渺。日前由华府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所公布的「2015年全球新闻自由」报告中,台湾虽然被评为「享有新闻自由区」,但排名48名不但退步一名,评分更是倒退到近20年前的标準,

综观整个进程,台湾曾在民进党执政末期创下新闻自由度高纪录,2007年、2008年连续两年超越日本,名列亚洲第1名。反观国民党执政开始,排名逐年下降,显见台湾新闻自由度的每况愈下。到底台湾这几年发生了什幺事?

2008年后台湾新闻自由度每况愈下,甚至退步20年,到底发生
每年四月底左右,自由之家会公布年度(统计前一年度资料)的新闻自由报告。以法治、政治、经济统整评分,并排名。 总分愈高,代表新闻自由度越低。
政党轮替,点燃新闻自由战火

2008年,中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发生多起陈抗者遭优势警力强制驱离事件,包括公共场所拆毁民众国旗、国宾饭店冲突、晶华酒店与圆山饭店的围困等。事发当时多名记者在现场也遭受波及,其中民视记者更是挨了警方三记闷棍、鼻梁骨断裂,被送医急救。

事后记协发表严正声明强烈谴责,无论是中国或是台湾记者,在採访现场遭到民众、镇暴警察殴打,甚至以多证方式限制记者採访,都已经让台湾新闻自由受到严重伤害。

2010年,自由之家在针对前一年台湾新闻自由度的报告中指出,台湾媒体业主正企图利用法律手段来使反对者噤声。报告中直指,2009年旺旺中时集团在旗下中国时报头版刊登广告,对曾投书撰写反对旺中併购案多位学者、记者发出追究毁谤行则与求偿的存证信函,创下台湾传播史上媒体意图控告批评者的先例。

无独有偶,在同一年莫拉克颱风侵台时,2位年代电视台员工,因在私人部落格抨击公司未妥善处理民众call-in求助,遭到资方开除。

报告表示,媒体业主正试图干涉编辑内容来拓展他们的影响力。就在2008年旺中集团董事长蔡衍明买下中时集团后,诸多迹象可以看出编辑部正遭受施压,以软化对于马政府与北京的批评。此举可看作是北京直接、或间接地企图影响台湾的言论自由。

最重要的,台湾媒体的腥羶色、恶劣竞争、商业利益、与自我审查,都是造成新闻自由度下降的原因。

2008年后台湾新闻自由度每况愈下,甚至退步20年,到底发生

2010年10月,旺中集团展开新的併购计划,目标併购中嘉系统。

《反媒体巨兽行动资料库》指出,旺中集团其主要股东蔡衍明(51﹪股权)所掌控的三中频道,已佔无线电视市场阅听市佔率19.15%,另拥有中天新闻台、中天综合台、中天娱乐台。加上另一名股东、前东森集团董事长王令麟旗下的东森新闻台、东森综合台、东森戏剧台、东森电影台、东森洋片台、东森YOYO台、东森财经新闻台、超视等,加总起来预估在有线电视市佔率将高达23.56%。

倘若旺中成功併购中嘉,代表旺中集团除了拥有无线和有线电视台共19个频道外,还将掌控台湾各地区11家有线电视系统公司,收视户数占比全台湾有线电视营运市场的27.13%,等于拥有上、中、下游垂直一体的独佔市场。全球规模最大的国际记者协会亚太分会发表声明指出,此案将使旺中控制台湾近三分之一的收视户市场,将威胁危害到台湾新闻媒体环境的多元性。

IFJ说,蔡衍明曾在听证会间接承认,旗下媒体编辑政策有所调整妥协,且在未告知读者情况下,接受来自中国的广告收入,很明显的这就是一个警讯。

2012年,前壹传媒主席黎智英宣布将以175亿台币出售旗下包含苹果日报、壹电视等媒体,有意愿买主包括蔡绍中、也就是蔡衍明长子,随即掀起一波反媒体垄断的高潮。由于此交易案将涉及台湾市佔率超过四分之一的媒体结合,因此多个民间团体要求NCC应立即要求并购案申报,并召开正式听证程序,避免违反公平法与广电三法之反垄断、媒体公平竞争原则。

自由之家当年度报告也表示,中嘉有线电视系统併购案﹐以及壹传媒交易案﹐都将降低媒体生态的多元性﹐对新闻自由造成负面影响。

2008年后台湾新闻自由度每况愈下,甚至退步20年,到底发生

紧接着,一连串社会运动,让过程中警方妨碍新闻自由的问题一一浮现。

首先是2012年,士林王家遭拆除时,警方就禁止媒体、独立媒体入内採访。2013年,华光社区强拆当日,法务部官员不但规範记者採访区域,一一盘查记者身份,甚至强拉摄影记者将其拖离现场;同年公视记者钟圣雄前往行政院拍摄声援大埔民众时,遭员警强制驱离,过程导致记者跌坐在地、手部挫伤。

2014年324佔领行政院过程中,多名记者遭暴力驱离;同年428反核佔领忠孝西路行动,霹雳小组强制将在天桥上进行拍摄作业的记者驱赶,导致记者受伤、器材毁损。《苦劳网》报导,公视工会理事长王燕杰在记协记者会中表示,公视当天有三位记者,一位被水柱驱离、一位被拉走驱离、一位被一群警察包围「劝离」,三位记者均未阻碍警方执法,与抗争民众也有一段距离,却在警方暴力驱离下,器材损毁、手机损毁,因此质疑警方执法标準到底为何。

随着台湾二次政党轮替,新闻自由问题屡创下不良纪录。即使台湾报禁已然解除27年,即使宪法第十一条「释字六八九号」早已点出新闻採访为新闻自由保障之範畴,台湾似乎仍在箝制宪法赋予人民之权利的老路上前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