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是开启「国际视野」大门的钥匙

国际视野

在祕鲁认识了一位年轻女孩A,今年才读大学三年级,但却有着一般人少有的文化经历。

小妮子是位广东人,在广州出生;九岁时随父母来到祕鲁,先读小六,再完成五年中学课程。A之后到了美国读大学,读了两年国际金融,下个学期就会再到另一个地方当交换生--而这个地方就是香港。

那既是努力也是运气,她年纪轻轻,就已在多个文化中生活过,也通晓世上最多人用的三种语言(中文、西班牙文和英文)。问她有什幺志愿,她说希望可以从事国际金融或贸易,先在纽约这个世上最大最多元的城巿工作,再回亚洲发展,希望到时可以创立自己的生意。 

可以想像,光是在国际视野上,她就已胜于大部分的香港学生。我想像当她来到香港,遇上香港的学生--那些过去一直努力埋首书本、在公开试中杀出重围而上到大学的学生--她恐怕会感觉像轮迴多了一次回来,发现她的世界比其他人广阔得太多。

她的经历当然有大半是命运使然,但也有自主的因素,并因为视野广阔了,所以发现更多的可能性,找出更适合自己的道路和机会。然而倘若未能有如她的背景,是否可以同样拥有这样的国际视野?

谈到国际视野,我想起以前看过一个网页,是一份发给美国学生做的功课,要学生在一张欧洲地图上填写国家名;结果如大家所能猜到,欧洲五十个国家,除了英、法、德、西、义、俄几国,其余的答案多惨不忍睹,而且相当搞笑。例如记得乌克兰的人没几个,许多人却记得「芭乐特」(电影《芭乐特(Borat)》中的主角)--然而芭乐特却其实是来自哈萨克的。

 

然而可别笑美国人没国际视野或世界常识,其实我们也许亦差不多。不妨做一个小实验:你能数得出多少个亚洲国家?中国、日本、南北韩、泰国、菲律宾、新加坡……之后还能数得出多少个呢?其实亚洲共有四十九个国家,远至沙乌地阿拉伯和土耳其,有兴趣的不妨请教一下Google大神和维基大神,认识一下我们身处的这个亚洲。

国际视野是什幺?其实从来都没能说清楚,只知道香港年轻人常被指责的其中一条罪名,叫「欠缺国际视野」。懂得外语?去国外旅行?有看《时代杂誌》?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我们隐约觉得知道多一点香港以外的事是重要的,所以学校要学生认识中国,又要提高国际视野--而这种「重要」,也往往在于可以让他们「提升竞争力」,好争取多点机会去赚钱。「国际视野」从来不是目的,而是疑幻似真的赚钱工具。

说是疑幻似真,因为对香港社会来说,有没有国际视野,其实是假议题,真正的问题始终是:国际视野能不能赚钱?如果抽掉了股巿和油价、拿走了娱乐和消费,我们对这世界的了解还剩下多少?

许多大人总爱指着下一代说他们没有国际视野,然而对于世界认识的贫乏,其实跟哪一代无关,而是整个社会的集体状态。正如你可能会问:「亚洲有什幺国家与我有什幺关係?」然而,问题其实应该换个方法来问:为什幺你会数不出亚洲有什幺国家?那大概是因为这些国家、这些地方,没有与你建立关係。如果一个人没有对这些地方感到好奇、没有与其相关的经历,就算能够像幼稚园学生学生字般地把地名背出来,那也不过是一些没有意义的生字;反之,如果一个人的生命和生活,与这些地方扣上关联,那幺这些国家名也再不是一堆陌生的名字。

知识贫乏,只是因为我们没有关心;没有关心,也就没有认识的动机。举例说,南亚好像与你无关,但如果你的邻居是一位南亚裔的人士,而你又跟他交上朋友,你大概会开始分出得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和斯里兰卡之间的关係,不会犯上把巴基斯坦人当成是印度人这种低级错误,更不会混淆巴基斯坦和巴勒斯坦。如果你助养了一位柬埔寨的小孩子,也许你会愿意去了解这个国家经历了如何可怕的过去,这个国家的人民是怎样一路走到今天这地步。

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视野和关怀,正是塑造我们的世界观的基础;而这绝不会与我们的生活无关,因为我们身处于一个史无前例的全球化世代,世界另一端发生的事,随时会以一个你无法想像的方法来影响我们,就像我们消费买的产品,背后是远方的工业,而製造过程中所产生的汙染又会透过食物回到我们身体去。虽然这世界太大太可怕,张开双眼触目所及,尽是战争、暴政、垄断、汙染、贫穷、灾难,我们可以做的相对之下似乎都只是微不足道;但要做冷眼旁观者还是改变创造者(change maker),却只在一念之间。

关心,正是开启国际视野大门的钥匙。

而更重要的,是越认识这个世界,我们越能接纳差异,并反过来越能理解自己。就像常去旅行的人,总会经历过面对文化差异时的迷惘,到底怎样的生活方法才是对,或才是错?--又或者,是否真的存在对与错、优与劣?也唯有亲身去经历,才能够为自己找到答案。

---本文摘自《旅行是一场修行》一书,时报出版。「关心」,是开启「国际视野」大门的钥匙

「关心」,是开启「国际视野」大门的钥匙

 

旅行,是自我与心灵的对话。


  移动让人了解世界的不同,孤独叫人认识自己的内心。
  一次好的旅行,是使世界更美好的一场修行。


旅人踏上路途,可会幻想自己是个孤独的修行者?在独自上路的过程中,学习到如何与自己独处,或静或动,或放声高歌,或任思绪恣意纵横。

透过责任旅者的行脚,我们看见旅行的另一种可能。

旅行二十二个月,走过四十余个国家和地区,旅者用文字写下远方人们的生活、记录另一个国家的荣辱:从华沙到纽伦堡,走访二战带给欧陆的历史伤口;进入 战火蔓延的巴尔干半岛,恐惧与轰炸遗迹随处可见。比邻美国的墨西哥,是怀抱美国梦的偷渡者所必经的中途站;中美的巴拿马则是一部活生生的华人移民血泪史。 来到古巴,探访切?格瓦拉的革命之路;走进祕鲁,在马丘比丘之前思考文明的兴衰如潮汐。

继《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中林辉从亚洲走到中东,看过世界的希望与苦难后,他接着来到了欧洲和中南美洲。看过去,也看现在;看别人,也看自己。玄妙的旅程似要告诉我们:对世界的认识越深,越有可能将善念化为行动。

理解世间的苦难,奉献一己之力改变世界,旅行也是修行。

【本文出处。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