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华尔街」发起人大卫‧格雷:拒绝黑手党资本主义!让阶级与

「占领华尔街」发起人大卫‧格雷:拒绝黑手党资本主义!让阶级与

部分美国民众愈来愈觉得周遭的制度性组织(institutional structures)其实并不是为了协助他们而设立的,甚至还成为具有敌意的恶势力,这是资本主义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 of capitalism)的直接后果。这样的说法看来或许很奇怪,因为我们已习于认为金融与这些日常生活的顾虑相差十万八千里远。大多数民众发觉,绝大多数的华尔街获利不再是来自工业或贸易的果实,而是纯粹投机以及複杂金融工具下的产物。不过,常见的批评是,这不过是投机罢了,或者也可说是精心设计的魔术诡计,只是藉由宣称它的价值确实存在,就能迅速地将财富给变出来。

事实上,「金融化」真正的意思是政府与金融机构串通,好让比例愈来愈高的公民在债务堆里愈陷愈深。这发生在各个阶层之中。
新的学历要求被引进製药、看护这类工作,迫使凡是想在这类行业中谋职的人,都不得不申办由政府担保的学生贷款,这确保他们未来所赚的工资会有一大部分直接进入银行的口袋。华尔街金融顾问与地方政治人物的勾结,则逼得市政机关陷入破产或濒临破产,于是当地警察奉命大举对屋主加强执行草坪、垃圾和修缮等法规,如此一来,罚金源源不断的产生,就可增加市府用来偿还银行债务的收入。

在每个案例中,一部分的收益透过游说人士和政治行动委员会(PACs)回馈给政治人物。由于地方政府的每个职务几乎都变成金融压榨(financial extraction)的机制,而联邦政府已表明,把维持股价上涨和资金流入金融工具持有人手中视为其首要之务(更别提保证不会让任一家大型金融机构倒闭,无论它们的行为如何),金融权力与国家权力之间的差别究竟是什幺,也就变得愈来愈模糊了。

我们最初决定自称为「百分之九十九」(ninety-nine percent)时,所要批判的当然就是这件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做到了几乎可说是史无前例的事。

我们设法让不仅是阶级的议题,也包括阶级权力的议题,重返美国政治辩论的中心。根据我的猜测,这之所以变得可能,是因为经济体制的本质──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我们日益开始称之为「黑手党资本主义」(mafia capitalism)──正在逐渐改变,这让我们无法想像美国政府与「人民意志」(popular will)、或甚至「人民同意」(popular consent)会有任何关联。在这样的时代,民主冲动一旦觉醒,就只可能演变成一股强烈的革命驱动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