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策会国际处专访】科技外交:让台湾的优秀被国际看见,也让本

【资策会国际处专访】科技外交:让台湾的优秀被国际看见,也让本

许多人可能都知道台湾的外交处境艰鉅,尤其最近才出现了友邦断交。当然,外交是相当政治的範围,但是难道外交就不能很产业吗?过去台湾也曾经发展过农业外交和医疗外交,不过今天要介绍的,则是台湾的「资通讯科技外交」。

应业者要求,成立资策会国际处

资策会的国际处正是扮演这样关键的角色,将台湾的科技能力介绍出去。处长萧美丽指出,台湾的市场规模不够,2300 万的人口不足以支持资通讯产业无忧的发展,因此走向国际已成必然。然而,或许对于大规模的企业或集团来说,在全球市场闯蕩没有什幺问题,但中小企业却缺乏这样的资源,甚至想要投标一些国际标案的时候,连投标所需要的资格都没有。

于是在大约十年前,台湾许多业者要求资策会成立国际事业群来带领业者走出去,而 2012 年更名为国际处之后,至今已累积了十年的经验与能量,未来希望可以持续协助业者走到国际市场去,不论是举办研讨会、媒合会或是协助厂商进行投标、媒合厂商进行併购或促成交易。不像是过去台湾採取的农业外交或医疗外交,资通讯科技外交对台湾来说是对优势产业有实质贡献的,而且拉长时间尺度来看,这样的投资在几年后将会有十倍以上的回报。

台湾从事资讯科技外交,凭的是什幺?

外交讲求的是互惠,台湾需要的是更大的海外市场,但是相对来说,台湾又有什幺好的产品或服务可以提供呢?萧美丽认为,除了台湾的资通讯产品举世闻名,台湾的电子化政府系统与智慧城市的应用更是领先全球的典範。

举例来说,有多少国家可以像是台湾这样,让民众几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报税呢?而有多少城市可以提供像是台北市「1999」市民服务专线这种以市民为中心,单一窗口解决一切疑难杂症的服务呢?许多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觉得还不够好的日常生活,却是其他国家梦寐以求的科技革命。

有技术但是本土市场没需求,更应该走出去找机会

更近一步去看,许多台湾厂商所拥有的技术,在台湾这个市场看不到需求,但是却可能在其他市场找到庞大的商机,可惜的是厂商并不见得能看到这样的机会。因此资策会国际处忙着四处「交朋友」,也就更有机会将国内的技术与国外的需求连结在一起。

举例来说,台湾大多数的街道都很宽阔,因此大型消防车几乎没有抵达不了的角落,可是国外有许多的古城街道窄小,而台湾厂商所研发的「消防三轮车」反而可以在欧洲找到发展的机会。台湾的企业很弹性也很灵活,在国际上多变的市场其实很容易找到商机。

资策会的国际处,就是不断在建立连结。或许现在许多新创企业会透过线上募资平台的方式行销自己的产品或是募集到发展的资金,不过如果想要打入 B2B 市场,甚至进入政府部门或研究单位,透过像是资策会国际处这样的单位协助,仍然是很有效率的管道。

【资策会国际处专访】科技外交:让台湾的优秀被国际看见,也让本
资策会国际处处长萧美丽

萧美丽也提醒业者,要努力让自己的企业数位化,因为透过数位化才有机会产生更多的连结,强化自己在未来的竞争力,而资策会在协助传统产业数位化拥有深厚的经验与庞大的能量。

资策会国际处能帮业者做什幺?

谈到国际处过去做过什幺,除了一些不便透露的案例,萧美丽举例,像是世界银行在越南的电子化政府专案,资策会获得越南资通讯部门与河内市政府的委託,就是国际处着力很深的一个专案,而竞争对手则是全球知名的 KPMG 等国际顾问公司,资策会不但得标,如今也已经顺利结案。

此外,与科威特国家科学研究院也发展了二十几个计画的合作,曾经因为抽水马达失效竟然导致科威特这个沙漠国家在罕见的大雨后淹水,只因为一个扇叶的毁损而苦无替代品可以更换,也在台湾团队的协助下,于 KISR 建立了基础的製造能力,往后有需要任何零件甚至是机器,都可以自行製作了。

像是这些合作国家,与台湾并没有正式的外交关係,但是却能够进行密切的「科技外交」,而且看起来是台湾提供服务,但是后续却总是能以服贸带动货贸,因为这些计画或专案有任何硬体的需求,其实都变成了台湾的硬体厂商的商机。

类似的专案或是计画,虽然是以标案的形式走出国际,比较难规模化,但是对于初入国际市场的业者而言,反而是很好的机会,一来有机会被市场认识,二来可以确保计画顺利执行之后,能收得到钱。当然,国际处也会考虑风险,不是每个厂商的委託都会承接,因为万一厂商半途离开,资策会必须要有能力将专案完成,况且有些标案押金高昂,这些资金来源为何,也往往是一大难题。

此外,国际标案竞争激烈,尤其 ICT 领域目前更是炙手可热,所以与其参与投标,其实国际处更倾向于主动与潜在对象接触,了解对方的需求并且评估自己的强处,试着「创造」出专案,这幺一来成功率才有机会显着提升。

国际处帮业者创造更多连结,提升资讯时代的竞争力

很多时候台湾的企业并不是没有技术,也不是没有资金,而是环境或场域并没有準备好,而导致企业没有发展的机会,萧美丽认为这时候不妨到其他国家去寻找机会,取得实证的成绩之后,或许有机会让国内在法规产生变化,或是透过自己的成绩降低教育市场的高昂成本。而如果任何企业在数位转型或走向国际的过程中,需要任何协助或资讯,资策会的国际处也很乐意跟大家交朋友,不见得立即能帮上忙,但或许有机会连结起老朋友与新朋友,帮助大家一起合作,创造出更多的商机,而这样的「邦交」,可就不是政治因素能轻易影响的了。

相关推荐